奶思

做个少女

偶像练习生乙女向小段子 关于暗恋这件事

严重ooc


xxj文笔







蔡徐坤ver.


当你抱着英文四级参考书坐在人声鼎沸的操场上时,你后悔地跺了跺脚。


身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大二学生,这么平和悠闲的日子当然是要宅在宿舍里啃书了!


但是身边总会有那么一个猪队友。


你看着身边已经陷入花痴状态的室友,愤愤地啃了口面包,想了想还是把已经挥到半空的拳头放了下来。


你拿出MP3插上耳机,调到最大音量,边啃着面包边学着习。


当你正学到忘乎所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到了你的面前。


???


你扯下耳机,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已经安静下来。


你抬起头,看见面前站着一个男生。


男生见你抬起头来,开心地笑了笑,然后又用有些焦急的语气说:“同学你没事吧,刚刚手滑篮球飞到你这边来了,没伤着你吧?”


“我?我没事啊。”你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擦伤什么的。


“这可不行!”他突然一本正经地说。


他半蹲下身去,用两只手扶住你的肩膀,继续说到:


“万一受了内伤呢?这可看不出来的!”


“那我……”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要不把你的微信号给我吧,如果你回去之后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给我发消息。”


“那……好吧。”


你就这么云里雾里地把微信给了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加了你的微信之后,似乎是松了口气,然后笑着地对你说:“同学,我叫蔡徐坤,很高兴认识你。”


蔡徐坤看作淡定地转身回了比赛场地,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放起了烟花。


他拿出手机,看着微信联系人里的你,暗戳戳地笑了起来。


蔡徐坤身后的队友:你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是故意把球扔到人家姑娘那里的吗??









陈立农ver.



“我的天,听说学生会的人在昨天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偷偷来查纪律了!”


“woc不会吧,昨天下午第一节课我还在睡觉来着!”


“完蛋了,班主任要是知道了不得砍死我们……”


你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慌的一批。


昨天下午第一节课你干什么来着?


昨天中午你在宿舍里没睡午觉,下午上课的时候困得很,而且还是上政治课唉……


所以你就非常光荣地睡着了。


你坐的位置从后门一看就看到了,如果是真的,那你一定被查到了。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真的……


你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呢,班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教室。


你看见班主任脸上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心里已经开始警铃大作。


“昨天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学生会来查纪律了,听说我们班很多人睡得很香啊?”


完了。


“念到名字的给我出来!”


班主任是真的生气了,他一个个地念着名字,你周围的人很多都出去了。


你在心里祈求着老天:如果这次不让我出去,我一个月不吃辣条!


五分钟后,班主任念完了名字,就出去收拾那些睡觉的人了。


而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懵:班主任没念我的名字啊?


不知道是因为你的祈求真的奏效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时间转回昨天下午。


“我的天,这个班里这么多人睡觉啊。”


陈立农抬起头看了看班级,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这是你的班级。


他走到后门,往里面一看,发现你垫着自己的外套睡得正香。


“中午又没睡觉吗,也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陈立农小声囔囔了一句。


他转过身去,跟正在记着名字的人说:“这个班我来记吧,你先去看下一个班吧。”


“好吧,记得把所有人都记齐。”


陈立农答应了一声,然后偷偷地把已经记了你名字的纸撕了下来。


他把名字记完之后,看了看还在睡觉的你。


“我可是为了你第一次没有秉公执法,你可要记得多喜欢我一点啊。”








黄明昊ver.


“黄明昊,交英语作业了。”


你敲了敲黄明昊的桌子。


黄明昊睡眼惺忪地看着你,双手胡乱地翻找着桌洞。


“给你。”


“好。”你伸出手去接作业本。


在接到作业本的一刹那,你们两个的指尖触碰了一下。


你倒是无所谓地转身去收另一个人的作业,而黄明昊望着自己的手指,笑嘻嘻地红了耳朵。


“喂黄明昊,交数学作业了。”


数学课代表走到他身边,说。


“我没做。”黄明昊回答完之后不再管数学课代表,趴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哎呀不是,你说黄明昊为啥只做你负责收的作业啊?”


“啊?”


“你之前负责收数学作业的时候,他只做数学作业,现在你负责收英语作业了,他也是只做英语作业了。”


“是吗??”


“对啊,你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别瞎说!你小声点!”


“哎呀好了好了!”


趴在桌子上的黄明昊把你和你朋友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他把头侧过去,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刚才相触时的温度好像还在指尖环绕。


“怎么这么傻啊,为什么还没看出来呢……”








范丞丞ver.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感觉身边的世界突然对你友好了许多。


比如,宿舍打扫卫生只要轮到你,就不会扣分,你刚开始以为是因为你打扫的干净。


可是被抓到在宿舍吃泡面后,宿管阿姨不仅没有扣你分,反而关切地问你为什么要吃泡面,不去食堂吃饭,你回答说食堂阿姨给你打的菜少,吃不饱。


在第二天中午你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打菜的阿姨反常的热情,糖醋小排给了你一大堆,其他的菜也给你给的一个比一个量足。


你不仅感到疑惑,难道这个世界是在什么时候背着你悄咪咪地改变了吗?


而操控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正一脸满足地躲在柱子后面看着你。


“范丞丞少爷,您在这里……”


“闭嘴!”范丞丞一把捂住管家的嘴,他回头看了看你,发现你没有注意到这边,松了口气。


“都说了多少遍了,不准在学校里出现在我身边!”


“抱歉少爷,我是担心您肚子饿,所以才来到这里给您送午餐。”


“我不是也跟你说了在学校里不准叫我少爷!”


“这是校董的安排。”


“我爸爸?哦对了,你帮我感谢一下他,答应我的事情他做的很好。”


“是的少爷。”


范丞丞转头继续趴在柱子后面看着你。


管家看到范丞丞看着你时脸上充满羞涩喜悦的表情,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少爷您是不是喜欢那位小姐?”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很好,范家否认三连。


“那我就和您父亲说一下,取消那位小姐的特殊待遇了?”


“别别别!我的确是喜欢她啦……不过你可不准出去瞎说!”


“好的少爷,我不会出去瞎说的。”


那我就在家里瞎说。


偶像练习生乙女向小段子 在学校叫老师!

严重ooc


xxj文笔


这次是小甜饼~











黄明昊ver.


   这天下午你正坐在办公室里悠哉悠哉地喝茶呢,突然QQ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提示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格外响亮,你向周围抬起头来看你的老师们点点头表示抱歉,然后把手机拿了起来。


   你打开聊天框,看见那人发来的一句:


   “老婆,上课好头疼啊~”


   你咬了咬牙,恨铁不成钢地打字。


   “黄明昊你又上课玩手机!”


   黄明昊倒是一下子秒回:


   “还不是想老婆你了嘛,所以才冒着被教导主任抓住的风险跟你聊天啊~”



   然后又发过来一张卖萌的表情包。


   你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又一脸正经的打字。


   “在学校叫老师!”


   然后回复你的是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包,还有一句有点撒娇意味的话语。


   “那以后都不能叫老婆了嘛……”


   你好像都能看到手机那边黄明昊委屈巴巴的表情。


   你佯装清了清嗓子,打字说:


   “在学校里叫老师,回到家叫老婆。”


   随后又悄咪咪地发了个语音过去。


   “我爱你。”


   过了几秒迅速撤回。


   黄明昊在教室里气呼呼地打字:


   “老师欺负我上课不能听语音!还撤回!”


   “你管我!略略略!”


   “那老师有本事下课在办公室里等着!别跑!”


   “哎呀呀我好害怕呀!”


   你已经完全皮了起来。


   几分钟后黄明昊依然没有回复你。


   你开始有些慌。


   不会真玩火了吧……


   就在这时候,下课的铃声响起。


   你抓起桌子上的教材就往外跑。


   一开门就看到黄明昊皮笑肉不笑的脸。


   他一边靠近你一边说:“老师,我有问题不会,能不能耽误你一点时间?”


   你咽了咽口水。


   不得不承认,这时候的黄明昊,非常A。


   你说:“不……不了……我下节课还有课……”


   “老师你骗人哦,你今天的课程早就上完了。”


   “我……”你还想拒绝。


   黄明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到了你的腰上,还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你腰上的软肉。


   “正好我下节课也是体育课,我有的是时间,和老师慢慢‘讨论’。”


   最后的结果就是你红肿着嘴唇回到了办公室,而黄明昊则是一脸满足地上完了今天的课。







蔡徐坤ver.


   “咚咚咚”


   “请进!”


   你应答完之后头也没抬地继续批改着试卷。


   “老师,这是今天的英语作业。”


   少年温润如玉的声音传来。


   “好的,你辛苦了,没什么事情就回去吧。”


   “……”


   半个小时后,你终于批改完试卷。


   刚准备伸个懒腰就被旁边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我的天!蔡徐坤你怎么还在这?”


   蔡徐坤是你的英语课代表,也是你的男朋友。


   他撅了撅嘴,说到:“是老婆工作太认真了,一直没注意到坤坤……”


   你一下子捂住蔡徐坤的嘴,然后把食指放到嘴巴那里,比了个“嘘”的手势。


   “这是在学校,叫老师!”


   “可是办公室里除了我们两个根本就没人啊……还不能让我叫老婆了吗……”


   你从椅子上站起来瞅了瞅四周,真的只有你们两个。


   你看了眼手机,晚饭点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原来都是出去吃饭了。”


   蔡徐坤见你没理他,有些生气。


   “我走了!”


   出办公室之前还把门摔的贼响。


   你“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然后赶紧打开门追上蔡徐坤。


   “那蔡徐坤同学愿不愿意跟老师一起吃个晚饭呢?”


   蔡徐坤看着你挽着他的手臂,嘴角弯了几下。


   但是嘴上依然傲娇:“不了,我已经和同学约好了。”


   “是吗?那我就和数学组的李老师一起去吃吧……”


   “不行!你不能和他一起!”


   “可是没有人和我一起吃饭了啊?”


   你看着蔡徐坤炸毛的样子只是觉得可爱。


   “反正那个死老头就是不行!”


   “什么死老头?人家和我差不多年龄好不?”


   “那个死老头给你送了多少次花了!他对你的意思你看不出来?!”


   “看得出来啊。但是谁叫我已经有你了呢,是吧,我的男朋友?”


   蔡大奎一秒顺毛。


   “一起吃饭吧?”


   “好。”







陈立农ver.



   “老师,给你牛奶。”


   你望着眼前留着瓜皮头的小男生,无奈的瘪了瘪嘴。


   瓜皮头的小男生叫陈立农,从台湾来的转学生。


   前几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突然对你告白。


   本着人民教师的职责,你拒绝了他。


   当时陈立农红红的下垂眼弄得你那叫一个心疼,但是你并没有心软下来答应他。


   后来你以为他会放弃,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


   只不过更明目张胆了一些。


   比如每天准时来给你送温热的草莓牛奶,还有在特殊时期时的红糖水。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你当时那个根正苗红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但是你也不好意思把面子拉下来去表白。


   然后陈立农就在这么一个正好的时间向你表了白。


   你也就正好地答应了他。


   刚开始规规矩矩地交往了几个月之后,陈立农的小狼尾巴就这么露了出来。


   总是在只有你们俩人的时候,就逮住你亲着不放。


   还总是时不时的叫你一句老婆,然后看着你吓得不行的样子捂着嘴巴偷笑。


   在你第n次对他说:“在学校要叫我老师!”的时候,他把你一把圈在怀里对你说:


   “我才不要呢~”








范丞丞ver.




   范丞丞很头疼。


   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一个个都有了对象之后,就更头疼了。


   他看着对话框里陈立农对他的谆谆教导:


   “追女生就是要死缠烂打,我不就是这样把我的女朋友追到手的吗!”


   他看着在讲台上一笔一划板着书的你,长叹了一声。


   “看来范丞丞对我的解题方法有疑问啊。”


   突然被你点名的范丞丞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一脸懵逼地站了起来。


   “要不你怎么叹气呢?”


   他看着站在讲台上眼里闪着狡诈光芒的你,有些恼火的咬了咬牙,不过还是强撑起笑容说:“老师误会了,并没有。”


   “是吗?那你下课来一趟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谈谈。”


   他头疼地坐下来,自己喜欢的对象和自己有仇而且还是自己班主任该怎么办。


   下课之后,范丞丞如约到达了办公室。


   “老师,你找我。”


   你挑了挑眉,看着站在自己眼前规规矩矩的范丞丞,只觉得很爽。


   这个小了自己几岁的弟弟是你的邻居。


   你原本还是很喜欢他的,只是在他把你写给自己初恋对象的情书交给父母之后就改变了。


   当时你低着头被父母训斥的时候,看见了他在一边对你露出的狡诈眼神。


   从那时候你俩就开始水火不容了。


   “咳……你上课为什么不认真听讲?”


   “我就算不听我也可以考的很好,老师。”


   “……”


   面前的人一脸臭屁的表情让你开始不爽。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就咱俩,我们就好好谈谈吧。”


   你这才发现办公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剩下你俩。


   “woc……我们改天再谈吧,你先回去上课!”


   你有点怂。


   范丞丞看着你认怂的样子笑了笑。


   “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把你的情书给叔叔阿姨吗?”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你和别人在一起。”


   “什……”你的话被打断。


   “你知道,我从小的占有欲可大了,我喜欢的,别人连碰都不能碰。”


   然后在你的惊呼声中,他一下子亲上了你。


   在一个长吻之后,你喘着气说:“你都是从哪里学的这些……我可是你老师!”


   他笑着说:“从今天开始就是范家媳妇了。”




   你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跟范丞丞交往了三个月。


   你看着范丞丞躺在你的腿上看着电视笑的跟朵花似的样子,有点后悔。


   “这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咋了?”


   “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


   “我还是喜欢那个比较A的你……”







上学前激情速打哈哈

丞丞的被我写崩了

爱你们的一天


  


偶像练习生乙女向小段子 他不爱你了

严重ooc

xxj文笔

BE预警

出轨向

出场人物:蔡徐坤 
                 陈立农
                 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ver.

   “这是……干什么……”

   你红着眼睛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质问着蔡徐坤。

   “黑纸白字清清楚楚。”

   “我要和你离婚。”

   他抿了口玻璃杯里的香槟淡淡的开口道。

   “我不会同意的。”你压抑着眼眶里的泪水,颤抖这声音对他说。

   今天是你和蔡徐坤结婚五周年的日子,一向不理会这种情况的他这次却突然约你出来吃饭,你还开心地打扮了好久。

   “你别装了,昨天你明明去过我的办公室。”

   泪水戛然而止。

   你垂下眼眸,不愿回想起昨天在他办公室门口听到的不堪的声音。

   “我……”你还想开口拒绝。

   “我不爱你了。”

   这句话成为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良久之后,你开口说到:

   “我签。”



陈立农ver.

   “陈立农,我们谈一下吧。”

   你站在酒吧里对陈立农说道。

   陈立农笑了笑,安抚了一下怀里的女人,从座位上起来。

   他走到你面前,说:“有什么事情出去说,别让她听见。”

   冷漠的声音和表情。

   是杀死你最后期望的工具。

   “不了,陈立农。”

   你站在灯光缭绕的酒吧里对他说。

   “我只是想过来和你正式提出分手的。”

   你用手把散着的长发往脸颊那边拨了拨,遮盖住你已经流下来的热泪。

   陈立农明显惊讶了一下,然后和你说到:“好,我答应你。”

   “你回去吧。”你说着。

   陈立农朝你摆了摆手便回到那个女孩身边。

   你转过身去,任泪水从你的脸颊滑下,一滴一滴砸到地板的地板上。

   “最后是我甩的你呢。”


范丞丞ver.

   “近日,歌手范丞丞被爆出与一女子亲密出入酒店,疑似已恋爱……”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你拿着手机对范丞丞说。

   照片里的女子身材高挑,头发烫成了波浪。

   明显不是你。

   你和范丞丞三年前谈的恋爱,他追的你。

   范丞丞当年还是一个小歌手,这三年来还是你陪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明明双方家人都在催你俩结婚,但是范丞丞每次都含糊过去,你也想着他的事业才开始发展,也只是笑笑而已。

   “还能怎么样,我出轨了呗。”

   范丞丞此刻坐在沙发上,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似乎犯错的不是他。

   “你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呗,当初追你也是因为输了一把游戏而已。”

   “……那你对我撒了这么久的谎,心里就不会过意不去吗。”

   “被别人爱着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吗?”他随意的说到。

   “我很感谢你陪我度过了那一段很困难的时间,但是你要知道的是。”

   “我没爱过你。”

黄明昊ver.

   “姐姐,我也想吃,你喂给我嘛~”

   黄明昊此刻正在对面前的人撒着娇。

   你隔着街望着咖啡馆里的黄明昊,觉得心酸的难以复加。

   不可能的……

   他明明和你说他要去上辅导班,不用你来接他的……

   你忍住眼泪,拿出包里的手机,给黄明昊打了个电话。

   黄明昊听到铃声,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后,眉目之间透露出一丝的不耐烦。

   他拿起手机对面前的女生说了句要去买点东西,笑眯眯地亲了她一下便走出了咖啡厅。

   他走出去之后,接通电话。

   “喂,有什么……”

   然后抬眸就看见街对面拿着手机颤抖着的你。

   他慌了神,对你说:“你怎么在这?!”

   “……”

   “你转过身去,别让她看见你,她什么都不知道。”

   都这样了,他还在维护着他。

   看来他是真的爱她。

   “我们分手吧。”黄明昊的手机传来你颤抖的声音。

   你应黄明昊的要求转过身去。

   “其实我也早就不喜欢你了。”

  


想写BE想好久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周的我有点高产嘻嘻嘻

  

[陈立农生贺] 扑通扑通

严重ooc

xxj文笔

想了想还是写小甜饼吧
晚了晚了
对我的农农说句抱歉啊啊






0.     喜欢呀

        是清风

        是朝露

        是千千万万人里
        再也装不下其他

1.
   二零一六年的夏天,你第一次来到台湾。

   
   在你的闺蜜超级无敌螺旋式的劝说下,你无奈地答应了她一起来台湾旅游的请求。

   你内心其实很不愿意。因为自己的闺蜜是为了追她喜欢的人才来的。

   闺蜜喜欢的男生喜欢旅游,正值暑假,他和你的闺蜜发了消息说邀请她一起去台湾旅游,并且婉转的告诉她可以再带上一个人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把你给带上了。

   此刻你拖着行李箱,头上顶着大大的遮阳帽,看着自己的闺蜜在前面和小哥哥说说笑笑时,你又在心里后悔了一遍这个决定。

   作为一个资深的肥宅,你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连续几日太阳的暴晒以及平均每天的步数多达十几万步的生活了,所以你在到台湾的第三天,成功的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在餐桌上了。

   等到你在晚上八点在酒店的床上醒来时,你非常难过。

   因为你昏倒之前没有把你面前的蚵仔面线吃完。

   你的肚子因为饥饿叫唤了十几分钟,你决定走出酒店去找点东西吃。

   你成功的找到了夜市,并且把目标设定为让你留下很大遗憾的蚵仔面线。

   台湾夏日的夜晚很热闹,你在拥挤的人流中寻找着蚵仔面线的踪迹。

   你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戴眼镜。

   你懊悔地敲了敲脑袋,准备原路返回酒店。

   可是你的肚子太饿了……

   此刻你的大脑里充斥着“蚵仔面线”四个大字,极度的饥饿让你的头脑发昏,你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面前的一个人。

   虽然你近视,但是你还是模糊的看到了那个穿白色T恤的男生抖了一下。

   那个男生回过头来,你眯着眼看了看他,但也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穿着而已。他带了个口罩,貌似还搬着一个箱子。

   那个男生看了看你,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哦!这软糯糯的台湾口音!

   你摇摇头从面前男生可爱的口音之中缓过来,露出微笑对他说:“请问你知道哪里有卖蚵仔面线的吗?”

   那个男生听清楚你的问题之后貌似懵了懵,但是还是很善良地把你带去了买蚵仔面线的摊子。

   在那个男生靠近你的时候,你闻到了烤鱿鱼的味道,你看了看他手里搬着的箱子,箱子的盖子打开着,你就算再瞎也能看见那里面鱿鱼的几条腿,你的心里一凉:我这是问烤鱿鱼的人蚵仔面线在哪卖吗??他不会记恨我吧??

   于是在那个男生把你带到蚵仔面线的摊子时,你问了问他的名字。

   他说:“你叫我农农就好。”



2.
   由于昨天晚上在夜市发生的事情,你决定今天去给那位卖烤鱿鱼的小哥道个谢。

   顺便……看一下人家长什么样子。

   因为你觉得口音那么可爱的男生,一定长的很好看。

   闺蜜:台湾男生的口音不都这个样子吗?!

   于是当天晚上八点,你拖着不情不愿的闺蜜,在夜市中寻找着那位卖烤鱿鱼的小哥。

   但是找遍了卖烤鱿鱼的摊子,你还是没有找到那位叫“农农”的小哥。你瘪了瘪嘴,望向这个夜市里你找到的最后一个卖烤鱿鱼的摊子,你走向前,看了看,只有一个阿姨在那里烤鱿鱼,而自己的闺蜜也不知道跑到哪了。

   算了吧……肚子好饿啊,先吃个烤鱿鱼再说吧。

   于是你向前对那个阿姨说:“阿姨您好,要两串烤鱿鱼。”

   那个阿姨抬起头来微笑着说:“好的,请你先等一会儿,人有点多。”

   “好的,谢谢阿姨。”你礼貌的回答着。

   烤鱿鱼的阿姨似乎手腕有点疼,她烤一会儿就会放下铲子揉一下手腕,所以烤得有点慢。

   有个要买烤鱿鱼的顾客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不停的催促。

   你走向前,对阿姨说:“阿姨,我帮您烤吧,您先休息一会儿。”

   然后你就拿过阿姨手里的铲子,把阿姨拉到凳子那里让她坐下。

   毕竟你也是在餐馆里打过工的人,烤鱿鱼这种活儿,你也是很熟悉的。

   很快,你就烤完了顾客要买的鱿鱼,并且拿起你本来要买的鱿鱼吃了起来。

   看着眼下正没有顾客,阿姨把你拉倒凳子上,对你表示着感谢。

   你开心地说只要我以后来买鱿鱼给我免费就好。阿姨听了这话之后一边答应着一边开心的笑着。


   “妈!我来晚了!”一道软糯糯的男声传了过来。

   你听着很熟悉,然后回头一看。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背着包向这边跑来,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

   “哎呦,姑娘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子,陈立农。”卖烤鱿鱼的阿姨拉着还在气喘吁吁的男生对你说。

   缘份,真的是,妙不可言啊。

3.
   自从那天晚上有点玛丽苏的相见之后,你和陈立农,算是真正的认识了彼此。

   他在以后的某天里会突然和你说起那天晚上的相见。

   你穿着围裙,带着套袖,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烤鱿鱼,一脸懵b地看着他。

   而你也只是微笑着说,我那天晚上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是累的跟黄宝似的。

   然后就三天下不了床。

   在那个暑假里你在台湾得那段日子,每天都早早的跑去卖烤鱿鱼的小摊去帮助陈立农的妈妈准备东西,然后晚上帮她烤鱿鱼,在收摊的时候吃着免费的烤鱿鱼和陈立农的妈妈聊天,然后在接受到陈立农不屑的笑声之后与他互怼。

   说实话在和陈立农变得这么熟之前,陈立农在你面前的形象也只是可爱害羞的小弟弟而已,在熟了之后,他就会突然对你冒出来一句“老女人”或者“小矮子”的话,然后你就会发挥一下自己毒舌的潜力和他互怼。

   想想陈立农还没到十六周岁,小弟弟还是得让一下他……个屁咧!

   在离开台湾的前一天,你对陈立农说:“小屁孩,姐姐等你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一定回来看你!”然后把提前祝他十六岁生日快乐的礼物塞进他手里。

   礼物是你亲手织的围巾,是粉红色的。

   他一边嫌弃着一边说,我才不会戴这种幼稚的东西。

  然后在他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在台湾给你发来了他围着你送给他的粉红色围巾的照片,还发了个十秒的语音。

   语音里软糯糯的男声传来:“热死了,老女人。”然后就是连续几秒钟的沉默。

   在语音结束的前一秒,你听到了很微弱的一声。

    “我很想你。”

   你笑了笑,然后也给他发了个语音说:“我也很想你。”

4.
   二零一八年的十月三日,你第二次来到了台湾。

   与第一次不情不愿的心情不同,你这次心脏发出的激烈的“扑通扑通”声提醒着你。

   是真的要和他相见了。

  
   你抬起头看向拥挤的人群,两只眼睛张望着四周。

   猝然眼睛里飘过一抹粉红色。

    你睁大眼睛看向那抹粉红色,在脑海里确认了千遍万遍。

   陈立农看见你之后,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好久不见啊,老女人!”他笑眯眯地说道。

   嘴巴还是那么欠扁……

   但是你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奔向他的脚步。

   你跑向他,然后一把抱住他,眼眶发热地说道:“陈立农,我好想你啊。”

   他愣了愣,然后紧紧地抱住你,说道:“我也很想你。”

   在机场的拥抱之后,你和他之间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你清了清嗓子,准备活跃一下气氛。

   “那个……陈立农……”

   “叫我农农。”

   ???啥???

   我记得我刚开始用这个名字叫你的时候,你很嫌弃啊,嫌它一点也不man。

   “好……农农……那个,你生日决定怎么过啊?”

   “和你一起过呀。”

    woc?!这么会撩妹了吗?!

   然后在他的双重威逼利诱之下,你还是和他一起在外面玩了一天。

   等玩到已经深夜的时候,你拉住他的手臂对他说:“不行……我走不动了……累死我了!”
  

   你就近找到一个凳子,用纸巾擦了擦坐下,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招呼他过来坐下。

   你捶了捶发酸的腿,对他说到:“生日快乐呀,陈立农。”

   他对你这句突然不着边际的话懵了懵。

    “我很开心,你十八岁的生日是和我一起过的。”你继续说道。

   你拿出今天不知道从哪里买的生日蛋糕,插上蜡烛,然后把蜡烛点燃。

   “许个愿望吧,农农。”你说到。

   在蜡烛明灭不定的幻影里,陈立农望向此刻眼里不知何时已经粹满温柔的你。

   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把手举起。

   “我希望此刻坐在我面前的人做我的爱人,一生一世,平安喜乐,永不分离。”

   你听到少年用软糯糯的声音说道,然后你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这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愿望。”他说到,好看的眼睛再次弯成了小月牙。

   “我十六岁和十七岁的生日愿望也是如此。”

   “所以,我面前的这位,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良久,你听到自己带着颤抖的声音说到:“我愿意。”

   你被他拥抱到怀里,你的耳边是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一下比一下跳的热烈。

   你亦是如此。

后记:

    你回到陈立农的家里之后才发现陈立农的妈妈早就已经在家里做好一切准备等着你们两个。

   “妈!妈!对不起!你轻一点啊啊!”

    “你很厉害啊!居然都不告诉我!让我在家里等了你还有小姑娘一天!”

   “对不起啊!妈你轻点!我都给你赚回一个儿媳妇了你还不高兴吗??”

   “什么?真追到了?”

   “对啊妈……”

   “干的不错啊儿子!”

   “那您能松手了吗……我的耳朵快掉下来了……”


不敢喜欢你 陈立农番外

严重ooc

xxj文笔

BE预警




记得之前有小宝贝要看,我就写啦
祝食用愉快~











“我会永远记得,与你并肩同行的夜晚;
把彼此空空的留白,用细小的对话填满。”

             ――金世正、道英《Star Blossom》




与她已许久不见了。

仔细数数,也已经有七个春夏秋冬。

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

自从高三那年分手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分手之后,我辞去了学生会会长的职务,美名其曰为了放下心来好好学习,其实是为了能够消除掉能见到她的所有机会。

只是我发现,根本没有用。

数学课本上还有她用自动铅笔画的痕迹,笔袋是她买的情侣款,每天早上不知不觉买的牛奶也是她最喜欢的牌子,听到的歌也是她在酒吧里唱过的。

这些痕迹都在提醒着我:

我好想她。

我的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

脑子一热,我急急忙忙收拾好书包,向老师请了假,撒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幼稚非常的谎言。

“你为什么要请假?”

“我家里有亲戚得了心脏病,我得赶紧回去。”

那个得了心脏病的亲戚,就是我呀。

每天在心里想她千千万万遍,想的心脏都快要炸掉。

每次一想到她在我面前露出的那个表情,我都会彻夜难眠。

我决定,我要去找她好好地谈一下这次事情。

谈多久多好,一辈子也没关系。

等我骑着自行车到酒吧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

“对啊,谢谢你的药了。”
“我也没想到陈立农那小子这么好骗。”
“也没想到那个女的一声也没有吭。”
“行了,你这时候去追那个小姑娘说不定就追      到手了。”
“好,拜拜,我亲爱的弟弟。”

我疑惑的向那个地方看了一眼,看见的是那个说自己被下药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是我朋友的亲姐姐。

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一涌而出,我走向她,用了我这辈子最生冷的的语气质问她: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农农……你,你都听到了?”

后来我就知道了全部的过程。

她喜欢我,她的弟弟喜欢我的女……前女友。

她把我对她的礼貌当成喜欢,我把他弟弟的有意靠近当成友谊。

我把应该给她的信任给了别人。

我不理会眼前的女人如何的添油加醋地说着对我的喜欢和她有多么配不上我,我只是说:“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要向所有人解释这件事情。”

“然后,再和我演一场戏。”

我记得那天那个女人去解释所有事情的时候,我看见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然后在看到我被那个女人挽着胳膊,介绍说我是她的男朋友时,她眼睛里猝然消失的光芒。

我其实很开心。

她还喜欢我的。

我也很伤心。

你为什么还喜欢着我呢。

这样的话,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去拥抱你的心。

只是我没有这个勇气再去拥抱你。

我只能给你在那个时候我力所能及的所有温柔。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走进了当初的那家酒吧。

酒吧富裕了很多,连高脚杯都换了名牌。

我看见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小男孩,在急急忙忙的和别人商量着什么。

可能是太兴奋了,脸颊都在泛红。

他突然向我这个方向看来,然后向我跑过来。

“先生您好,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还没等我回答,他就自顾自地说开了。

“我的女朋友是这个酒吧的驻唱歌手,今天是我们九十九天的纪念日,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好吧。我应该怎么帮你。”

“真的?!太谢谢您了!您只要帮我把这朵玫瑰送给他就好,您这朵可是很重要的,是第九十九朵玫瑰花!”

“好的,我会好好保管的。”我接过玫瑰。

男孩一蹦一跳地离开了。我看了看才发现,他穿的还是我们高中的校服。

到了晚上,我等着那个“惊喜”的开始。

等了好久,我才等到。

只是那个“惊喜”的女主人公,是我爱的姑娘啊。

我看见她在唱歌唱到一半,音乐突然停了的时候她脸上的无措,然后那个小男孩从舞台的一侧出现,一边唱着《九十九朵玫瑰花》,一边甩这眼色。然后大家都开始心有灵犀的一朵一朵的往她的手里塞着玫瑰。我排在最后,远远望向她。

她扶了扶额头,捶了那个男孩的头一下。红着脸对男孩说了一句什么。而那个男孩笑嘻嘻地看着她,然后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我逃跑了。

那个表情我熟悉的很。

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他。

那个高中时在我眼前出现过无数次的表情,不是只在我眼前出现了。

我把那支玫瑰塞给别人,慌忙对那个路人扯了个借口就走了。

我不想看到她在别的男人面前羞涩的样子。

我在那一刻也不想知道她在重新遇到我时露出的表情到底是怎样的。

我只是觉得,真的应该对这段感情说再见了。






我喜欢的姑娘啊。

希望你一定要幸福。

你体质寒,记得到冬天的时候买厚一点的袜子,顺带买一副手套。

你喜欢唱歌,但是喜欢吃辣,记得经常在包里放点润喉片,记得多喝温水,对嗓子好。

你喜欢的牛奶牌子不知道换了吗,记得每天早上喝一杯热牛奶。

少熬夜打游戏,对身体不好,还容易掉头发,记得你已经跟我抱怨过好几次自己的头发少了,还说要把我的头发拽下来给你当假发。

少吃点糖,就算年龄大了也会得蛀牙。还记得你以前每天晚上和我一起回家时总是会塞给我橙子味的糖果,然后笑嘻嘻的跟我说吃完糖记得回去刷牙,要不然会有蛀牙。

……

我就说这些吧。要不然的话我的眼泪是真的会流的稀里哗啦的,你会嫌弃我丑。

虽然不是你的那个人,也无法再给你拥抱,但我也是在曾经一个个晚上送你回家,依然有着对你不曾减少的喜欢的陈立农。

那一个个充满了你喜欢的橙子糖果味道的夜晚,是真的只能活在我的记忆中了。

请你一定要幸福啊。

一定一定。

我爱你。

一直一直。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假如他是你的前男友①


严重ooc

xxj文笔

玛丽苏预警



“嗯,知道啦。”

“姐姐一定要小心哦,我正好今天有行程没办法送你回家ne。”

电话里温软清明的男声传到耳边,你笑了笑,回答道:“姐姐又不是小孩子啦,不要担心啦,好好工作哦,姐姐会想你的,我可爱的农农。”

“我明明很man帅有型的!”

“嘻嘻,好啦,工作加油哦。”

“姐姐也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知道啦!再见哦!”

“再见啦姐姐。……   啵~”

电话被挂掉了,你现在不用想就知道电话那边的小孩儿一定耳根通红。

“真可爱啊~我的农农~”

你放好手机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一只手把你的嘴迅速捂住,拉向小巷。

你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挣扎着逃出禁锢,却被那人带有怒气的声音打断。

“你和陈立农在一起了?”

“……  林彦俊,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又怎样,当初分手是你自己提的,我可没有答应。”

“不管你怎么说,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你放开我!”

似乎是被你的话语触动到了怒火,他一把把你拉过来,唇瓣重重的压向你。

他的舌在你的口腔里粗暴的搅动,唇齿相互碰撞,你知道自己毫无力气挣扎,手臂垂了下去,承受着他的侵略。

过了好一会儿,他停了下来,你抬起头看着他,却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的情绪。

“呵……”

“看来你是真不喜欢我了,亏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想来找你复合。”

他自嘲地说着。

你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你对他说道:

“林彦俊,好好生活吧。我能对你说的,只有这个。”






回到家中,你脱下高跟鞋,坐到沙发上,想起林彦俊最后和你说的那句话:

“早知道就不去参加蔡徐坤的生日聚会了,谁知道我会对当时还是他女朋友的你一见钟情。”

不敢喜欢你

严重ooc

xxj文笔

这篇是女主视角  主陈立农


所有的美好事物对你来说都发生在高中。

  高中的时候终于有了愿意供自己念书的家庭,你终于可以暂时的放松下来。

  少了学费的负担,那就可以少打几份工了,你思来想去,辞去了饭店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你早就打听好了,离家近,工资也不少,最重要的是,他在招酒吧驻唱。

  从小就喜欢唱歌的自己,在爷爷奶奶的爱之下,报了歌唱班,歌唱天赋令人惊讶。

  参加的歌唱比赛不胜其数,拿的奖堆满了家里客厅的木橱。

  在爷爷去世之后,奶奶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有几次晚上起来上厕所,你都看见奶奶在打着不知道是谁的电话,一次又一次。

  你以为是父母的电话。

  从有记忆开始,你的脑海里关于家人的,只有爷爷奶奶的记忆,父母的脸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就好想,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虽说有时候会羡慕朋友的父母,但对你来说,有爷爷奶奶就足够,毕竟如果真正的亲生父母出现在你面前,你见到他们,也不会哭,也不会闹,因为你还不一定能认出他们。

  后来奶奶突然去世,对你来说,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只是会没有想到那么快,在奶奶去世的前一晚,你还抱着她在床上撒娇让奶奶给你唱安眠曲,让她在第二天早上叫你起床,只是第二天早上当你接到班主任责问你怎么迟到的电话时,你就知道,在以后的每一天,没有充满温暖的怀抱,没有安眠曲,没有人叫你起床,没有香喷喷的土豆炖牛肉,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了。

  没有哭泣,没有闹腾。

  你近乎平静的完成了整个葬礼。

  邻居看着你的背影,只是觉得太心疼这个姑娘了。

  那天早上你披头散发的,红着眼眶,泪水止不住的掉,急匆匆的跑到邻居家,邻居吓了一跳,为你准备好拖鞋,你没有话语直接拉着邻居到了家里。

   在火化完奶奶的遗体之后,你把骨灰葬在了爷爷的旁边,用墨汁一遍一遍描着墓碑上的字 。

  在葬礼之后的一周,你没有去上学,邻居为你请了假。

  在那一周之后,你回到学校,距离中考还有不到一个月,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可能因为失去亲人这件事而颓废时,在最后的一次全校模拟考到了第一。

  中考完毕,你开始找工作,在将近三个月的假期里,你疯狂的工作、学习,你知道自己要学会坚强,因为你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奶奶打出去的一个个电话,都是在为你找领养家庭。

  没有人愿意养你。

  上了高中,你选择走读,向班主任申请了不上晚自习,班主任在了解所有的情况之后,答应了你的请求。

  你每天在饭店里工作,从下午六点到十一点,五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月可以拿到一千块钱,等到回家,写完作业,往往已经到了凌晨。

  第二天在学校里还要照常学习,身体一天天累垮,邻居看不下去,在和你聊了好几次之后,你同意了他们的请求,给你找到供养自己学习的家庭。

  在简历发出去不久后,收到了来信。你找到了供养你学习的家庭。

  可你还是没有放弃工作,只是把体力活辞掉,换成了用嗓子干活。

  起初酒吧还不愿意用你,因为未成年,结果在你嘴皮子的功夫下妥协试用你一段时间,然后因为嗓音独特成为了长期合作。

  酒吧为了方便,找关系给你办了一个假的身份证,这样你以后就可以放松的工作了。

  你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身边的人都是善良的人。

  有一天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你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很显眼,因为穿着校服,还是你学校的校服。当时说不慌不可能,但是一个学校的人那么多,反正他也应该认不出来,你这么想着,然后渐渐投入到了歌曲中。

  第二天早上,你顶着呆毛往学校里走的时候,走到校门口,有个人拦住了你,你听见那个人说:“同学,你的校牌呢?”

  你努力提起精神,从口袋里摸出校牌,别在校服上。

  “原来你叫xxx啊,我叫陈立农,很高兴认识你。”

  “好好好,我也很高兴……”你边打哈欠边说着。“可以让我进去了吗?”

  “当然可以ne!”

  ??

  ?这个口音?

  “你是台湾人?”

  “对啊,我转学来到ze里的!”

  woc太可爱了!!

  你这才去正式看他的脸,emmm,好眼熟哦,好像在哪里见过来着……

  !!!我k  酒吧的那个!!!

  好像是不太满意,他说到:“你现在才注意到我啊,很让人伤心唉!”

“看来是昨天在酒……?”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我一把捂住嘴!

“大哥我们去别的地方说!”

  现在想想也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个场面啊,一个161的可怜小个子弄着一个180+的大高个边拖边拽着向小树林进发的场面,也真是美丽。

  “大哥……哎呦喂累死我了,你说怎么样你才能饶过我?”到了小树林之后你气踹吁吁的对陈立农说。

  “emmm  我还没吃早饭唉。我现在超想喝草莓牛奶配上贝克拉的脏脏包……”

  “我给你买!”刚迈出腿就听到早自习的铃声响起。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我的天啊我又迟到了!”

  “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好了,拿手机了吗?”

  “拿了啊?你干嘛?”

  然后我就目睹了陈立农向我的班主任瞎扯他是如何在路上发现我晕倒并且把我送到了医院的英勇事迹,并且还让我班主任很开心的答应了帮他也请了假。

  切!好学生了不起哦!谁还不是个好学生了哦!

  那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逃课,我还记得他穿着校服的汗衫,喝着冰牛奶,拉着我去游戏厅,然后打出了一拳490的记录,他帮我抹去嘴角边的巧克力,用奶奶的嗓音嫌弃我吃相难看,于是我就送了他一拐。他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说疼,脸上挂着温暖明亮的笑意,我看着他,第一次的心动,就此开始。

  后来我们的交往越来越频繁,他经常借着学生会会长的名义在早自习对睡意昏沉的我来上一拳,然后在晚上去酒吧听我唱歌,被酒吧里买醉的女人调戏的面色红红,被我救下之后一脸傲娇的给我草莓牛奶,说是捡到的,才不是因为感谢我请我喝的。

  那你先收拾一下你红的不行的耳朵好不好?

  真正捅破我们两个之间这层暧昧的关系的,是在高三那年。

  突然之间,我在酒吧里当驻唱的消息不径而飞,整个校园都传遍了我在酒吧里当驻场的事,我对这种事情并不在乎,只是在有个男生对我说:“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和你一样很/放/荡/啊”

  当时我记得我是在陈立农的呼喊下才清醒过来,然后我就看见我手上的血,还有在地下躺着的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并没有什么大事儿,我的拳头没有什么力气,最厉害的一个地方也只是让他流了点鼻血。

  那个男生的家人也自知理亏,没有找我的大麻烦,还让那个男生给我道了歉。

  到了学校之后,对我的排挤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厉害,在酒吧当驻唱再加上陈立农对我的不一般,很多女生找上门来,威胁加恐吓,只是我是那种你要是激我我就更要作,于是我更加的和陈立农亲近起来。然后在一天晚上从酒吧回家的时候被堵在了巷子里,然后陈立农就像小说里说的英雄救美一样出现了,然后把那群女孩给弄得哭哭啼啼的走了之后,他就反过身来,准备教育我一顿,然后就被我紧紧的抱住了。

  我记得当时哭的稀里哗啦的,他的毛衣都被我哭的脏兮兮的,等我冷静下来后,他才送我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我看着陈立农的背影,心里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很开心很幸福,但是和与家人在一起开心幸福的感觉并不一样,我想了半个夜晚我才知道,原来,我对陈立农,早就喜欢的不得了了。

  第二天我没去学校,请了假,下午去酒吧上班,意料之中的,在后台被陈立农堵住了。

  “你今天为什么没来学校?”

  “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心脏不舒服。”

  “心脏?你的简历上也没说你有心脏病啊?”

  心脏病?真是傻的可爱啊我的天

  “不是心脏病,我想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的。”

  然后我就看到,他从脸红到耳根的场景。
  然后我也看到,他身后的镜子里,我的脸红透了的场景。

  从我告白之后,每天都能够从抽屉里搜到一盒温热的草莓牛奶和一个贝克拉的脏脏包,每天早自习可以放心的睡觉,因为我知道,他才不舍得记我的名字呢哼哼哼!

  他会在我唱完歌后递上温水,会给我买我最爱吃的酸辣粉,会在休息日拉着我去游乐园,而且必去鬼屋!他说他很享受我求他的场面,我去你个大头鬼!

  “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来着。”

  “什么啊?”

  “当时那些小姑娘在小巷子里堵住我的时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其实嘛,我每天晚上都会跟在你后面等你安全回家了我才回家的。”

  “??你……”

  “我不是故意的!我其实当时就喜欢上你了,我只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跟着你的!”

  “你给我过来!把头伸过来!”

  “那你轻点打我……”

  “啵~”

  我亲了亲他的脸颊

  “真的是,太喜欢你了!”

  “我也很喜欢你辣,那能不能再亲一次?”

  “想的美哦。”

  我和陈立农的第一次接吻,是在高三的寒假里,寒假只有一周,在放寒假的前一天,学生会要留下来处理事,我这个三好女友为了陈立农决定留下来帮忙。

  不出所料,我睡着了。

  当我睡醒时,我发现陈立农趴在我的旁边,安稳的睡着,窗外夕阳的光辉洒落到教室里,映到他的脸上,他是真的,很好看啊。

  鬼使神差的,我上前去,亲了他的额头,然后准备起身。突然他就把我抓住,眼神里粹满了温柔,我还没来得及惊讶,他就已经吻住了我。那个吻,是我除了爷爷奶奶那里感受过的,最温柔的事情了。

  不过后来还是分了手。

  那天下午我记得很清楚,他把那个女孩护在身后,挂着温暖明亮的笑意,只是眼神不在温柔,对我说:“你可真恶心。”

  那个女孩儿,是我在酒吧里,最讨厌的人。她很早就跟我挑明,她也喜欢陈立农,她早就在我之前就认识陈立农了,也比我更早喜欢上他。

  她给自己下了药,偏偏当天晚上她只喝了那杯我递给他的饮料,还在我的包里搜出了药。

  呵。

  陈立农选择了相信别人。

  我就和他分了手。

  他不信任我。

  我觉得如果不够信任的话,迟早也会分开。

  长痛不如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