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思

专注玛丽苏文学十六年。

偶像练习生乙女向小段子 他不爱你了

严重ooc

xxj文笔

BE预警

出轨向

出场人物:蔡徐坤 
                 陈立农
                 范丞丞
                 黄明昊




蔡徐坤ver.

   “这是……干什么……”

   你红着眼睛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质问着蔡徐坤。

   “黑纸白字清清楚楚。”

   “我要和你离婚。”

   他抿了口玻璃杯里的香槟淡淡的开口道。

   “我不会同意的。”你压抑着眼眶里的泪水,颤抖这声音对他说。

   今天是你和蔡徐坤结婚五周年的日子,一向不理会这种情况的他这次却突然约你出来吃饭,你还开心地打扮了好久。

   “你别装了,昨天你明明去过我的办公室。”

   泪水戛然而止。

   你垂下眼眸,不愿回想起昨天在他办公室门口听到的不堪的声音。

   “我……”你还想开口拒绝。

   “我不爱你了。”

   这句话成为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良久之后,你开口说到:

   “我签。”



陈立农ver.

   “陈立农,我们谈一下吧。”

   你站在酒吧里对陈立农说道。

   陈立农笑了笑,安抚了一下怀里的女人,从座位上起来。

   他走到你面前,说:“有什么事情出去说,别让她听见。”

   冷漠的声音和表情。

   是杀死你最后期望的工具。

   “不了,陈立农。”

   你站在灯光缭绕的酒吧里对他说。

   “我只是想过来和你正式提出分手的。”

   你用手把散着的长发往脸颊那边拨了拨,遮盖住你已经流下来的热泪。

   陈立农明显惊讶了一下,然后和你说到:“好,我答应你。”

   “你回去吧。”你说着。

   陈立农朝你摆了摆手便回到那个女孩身边。

   你转过身去,任泪水从你的脸颊滑下,一滴一滴砸到地板的地板上。

   “最后是我甩的你呢。”


范丞丞ver.

   “近日,歌手范丞丞被爆出与一女子亲密出入酒店,疑似已恋爱……”

   “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你拿着手机对范丞丞说。

   照片里的女子身材高挑,头发烫成了波浪。

   明显不是你。

   你和范丞丞三年前谈的恋爱,他追的你。

   范丞丞当年还是一个小歌手,这三年来还是你陪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明明双方家人都在催你俩结婚,但是范丞丞每次都含糊过去,你也想着他的事业才开始发展,也只是笑笑而已。

   “还能怎么样,我出轨了呗。”

   范丞丞此刻坐在沙发上,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似乎犯错的不是他。

   “你为什么……”

   “我不喜欢你呗,当初追你也是因为输了一把游戏而已。”

   “……那你对我撒了这么久的谎,心里就不会过意不去吗。”

   “被别人爱着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吗?”他随意的说到。

   “我很感谢你陪我度过了那一段很困难的时间,但是你要知道的是。”

   “我没爱过你。”

黄明昊ver.

   “姐姐,我也想吃,你喂给我嘛~”

   黄明昊此刻正在对面前的人撒着娇。

   你隔着街望着咖啡馆里的黄明昊,觉得心酸的难以复加。

   不可能的……

   他明明和你说他要去上辅导班,不用你来接他的……

   你忍住眼泪,拿出包里的手机,给黄明昊打了个电话。

   黄明昊听到铃声,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后,眉目之间透露出一丝的不耐烦。

   他拿起手机对面前的女生说了句要去买点东西,笑眯眯地亲了她一下便走出了咖啡厅。

   他走出去之后,接通电话。

   “喂,有什么……”

   然后抬眸就看见街对面拿着手机颤抖着的你。

   他慌了神,对你说:“你怎么在这?!”

   “……”

   “你转过身去,别让她看见你,她什么都不知道。”

   都这样了,他还在维护着他。

   看来他是真的爱她。

   “我们分手吧。”黄明昊的手机传来你颤抖的声音。

   你应黄明昊的要求转过身去。

   “其实我也早就不喜欢你了。”

  


想写BE想好久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周的我有点高产嘻嘻嘻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加假如他们是你的前男友⑤

严重ooc

xxj文笔

玛丽苏预警


自从蔡徐坤的生日聚会之后,你和林彦俊的关系越来越熟稔。


熟稔地让正牌男友蔡徐坤吃了不少次数的醋。


你倒是很开心看到蔡徐坤吃醋的样子,然后一边安慰他一边跟他说今天晚上给他做芹菜炒牛肉。


蔡徐坤听到芹菜炒牛肉时眼神晶晶亮的,比他看到你时的眼神还要开心。


你是连一盘菜都比不过吗??

你:生气气


蔡徐坤很喜欢音乐。


音乐是他最喜爱的事物之一。


凭借着出色的外表和不非的实力,有很多经纪公司向他抛来橄榄枝,而他只是把名片塞进抽屉里之后便抱起你送给他的小橘猫跑到厨房陪你闹。


你突然觉得蔡徐坤不应该只是这样活过一生。


你不是不知道的。

他在看电视时眼神中露出的对舞台的那种渴望,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去作词作曲。

你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
“我觉得,和你在一起过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比做音乐重要多了。”

只是你听到后心里并不开心。

你和他说:
“对我来说,你的想法比我的想法更重要。”

气氛突然沉默。

你接着开口:“坤坤,你说我比你的音乐更重要,那你能不能听我的话……”

他抬眸望向你。

“去做自己热爱的事吧。”

蔡徐坤很顺利地当上了练习生。


他在做练习生之后的每一天都很开心,毕竟努力追逐自己梦想的感觉是真的非常好。


如果说有非常不爽的事的话,还是有的。


有一天你突然出现在他做练习生的公司里,得知消息的蔡徐坤立马冲下楼,却看到了你和这家公司的一个当红艺人在要签名和合照。



蔡徐坤知道你是这个明星的粉丝,但是他在看到你对这个明星露出的充满兴奋之情的表情就很不开心。


他冲上前,对那个艺人问候了之后便牵着你的手匆匆地离开。


到了没有监控的楼梯口,他松开你。他向后一看,发现你正在对签名泛着傻笑,他很不爽的用手掐了一下你的脸颊肉。


“哎呦喂!疼!蔡徐坤你干嘛啊!”


“你刚才对人家笑的很开心啊?”

“????”

“对人家那么温柔,对我就……还直接叫我全名……”他突然委屈巴巴。

“……”话说蔡徐坤换脸的速度你这个正牌女友还是一直没有适应。


他见你一直没有反应,心里面除了不爽之外又突然疑惑。按往常的话你早就过来抱抱他安慰了,运气好的话还能骗到一个亲亲,但是这次居然连抱都不抱了?


你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立马对着他的唇瓣一吻。


“爱你哦,老公~”


标题:对于年上姐姐的撒娇该怎么才能做到毫无反应?


1L.蔡徐坤

     tan90°



最终蔡徐坤还是服软屁颠屁颠地跟你去吃了你一直想吃的河南烩面。




不知不觉蔡徐坤也已经做了一年的练习生,他也临近大学毕业。


而你的研一生活也要结束。


蔡徐坤在大四毕业那天抱着同宿舍的人不肯撒手,钱正昊被抱得都快喘不过气来,还是你把他救下来的。


趁着蔡徐坤去抱秦子墨的间隙,周锐跟你说:“妹子啊,你可要好好照顾坤坤啊。”


钱正昊缓了缓,站在周锐的旁边,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说到:“肯定的,万一他以后当了大明星,我以后就可以做阔太太了,肯定得好好照顾他。”


周锐像是想笑又想哭,刚想张嘴给你来段演讲的时候,蔡徐坤已经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放开快断气的秦子墨向周锐跑来,你和钱正昊只能在原地站着看着周锐对你们伸出的尔康手,选择了旁观。



等到晚上你们五个人喝完酒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周锐已经醉的不成样子,红着脸哭着对你们说着:“怎么办啊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想你们了,大妹子你一定好好照顾坤坤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我不要回家!”


秦子墨和钱正昊看周锐已经开始耍酒疯,连忙一人架着周锐的一只胳膊,向你们匆匆告别后连忙打车送周锐回家。


送走了他们三个,你和蔡徐坤手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夏天的夜晚很宁静,晚风吹来的温度也很舒服,时而传来的蝉声也很清脆。


你抬头望着天上的星空,今天晚上的星星似乎特别多,一闪一闪的。


你看向身边的蔡徐坤,他沉默着。


你知道他沉默的原因,他可能是觉得,永远也不能再见了吧。


你突然就有些想哭,不过也只是突然而已。







蔡徐坤没能很快地从毕业的那天走出来,却在毕业没几天后接到了准备出道的通知。


你当时正在为一个课题忙的焦头烂额,没能接到他的电话。



等到你在休息时看见他发的消息时,你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回了他一句,便没有然后了。


蔡徐坤开始为出道做准备,从出道单曲的录音,到mv的录制剪辑,他一直都认真的准备着。


这两个月你很少见到他。


等到你晚上回家之后,已经是很晚了。


你一如往常的拿出方便面准备煮,准备问一下蔡徐坤要不要吃。


却发现蔡徐坤为了方便早已搬到了公司去住。


你叹了口气,在锅里放好水,然后开火等水煮开。


你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的聊天框,发现你和蔡徐坤的最近一次聊天也是在一周前了。



你问他能不能出来一起吃个饭,他过了几个小时回复你:“我很忙,等我有空的时候吧”


那天你没有伤心,而是把手机放到一旁,抱起你送给蔡徐坤的小橘猫,对它说到:“你爸爸忘记了我和他交往八百天的纪念日呢。”



等你吃完方便面,望向时钟。



距离你们交往第八百零八天还有五分钟。



你拿出手机,点开你和蔡徐坤的聊天框。



等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你动了动手指,编辑了条信息发送了过去。


这次蔡徐坤倒是回复的很快。


内容只有一个字:

“好”



在你和蔡徐坤交往的第八百零八天,你向他提出了分手。


你那天早上起的很早,去买了小笼包和奶黄包。然后在家里的餐桌上一边吃着一边大哭。


“这奶黄包,一点也不甜。”















在你们分手后的第九天。


蔡徐坤出道了。


他有了新的微博账号,原来那个记录着你们两个人点点滴滴的微博账号,早就在他在做练习生的第一天就已经注销。


好像都是命中注定。



梦想和你,只能选一。



早就在你让蔡徐坤去做练习生的第一天,你就已经做好了与他离别的准备。



在周锐嚷嚷着让你照顾好他的时候,你也早就知道,你不可能一直照顾他了。


你想,蔡徐坤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毕竟出道舞台上的他,笑的比谁都要灿烂。

就像是在对别人说着:

“我过得很好”
“你也要幸福啊”










我终于让女主和坤坤分手啦哈哈哈哈哈哈
坤坤很荣幸的成为第一个前男友啦
第二个是谁……我还没想
再说吧
溜了溜了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假如他们是你的前男友④

果然你们是只爱假男的人
我让小橘提前出场了!就算是99fo的福利!


严重ooc

xxj文笔

玛丽苏预警












你和蔡徐坤在一起一周年了。

在这一年里你们也算是经历了“风风雨雨”。

毕竟学校的两大风云人物在一起的消息,有点……可怕?

你这个风云人物的路人好感度并不高,尤其是在男生中间。

听说蔡徐坤在发了微博的当晚就收到了来自不同系的许多男生的慰问。

甚至还有问他是不是因为你威胁他所以他才和你交往。

屁咧!

完全不搭边好嘛,想当初还是他追的我呢!

想到这里你的心情不禁好了很多,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说,你都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结果一晃,一年过去了。

你也步入了大四的结尾。你看着坐在你旁边专心打游戏的蔡徐坤,想了想,还是决定答应保研。

毕竟自己的男朋友还是得自己保护。

这节课才开始多久啊!教室前排的那个女生已经不知道回头看了蔡徐坤几眼了!你还坐在他旁边啊喂!是不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好欺负啊!

你那手肘顶了顶正在玩游戏的蔡徐坤。

蔡徐坤两只眼睛盯着屏幕漫不经心的对你说了一句:“干啥啊大兄弟?”

“我们……”你剩下的半句话被你硬生生地堵到了喉咙。

等等?
什么?
大兄弟?

这是什么时候定的昵称?

你双手用力地按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回想起来。


以下为回忆――

“我去这什么啊!这个亚瑟!”

没错,现在的你正在打游戏。

作为一个在学习上优秀的不行不行的人,你其实一开始打游戏的时候是非常信心满满的。

结果你是真的败在了事实上。

作为已经打这个游戏打了三个月依旧是青铜一的小辣鸡,你此刻只是想保持微笑。

蔡徐坤知道你打这个游戏之后,非常兴奋的告诉你自己也打这个游戏,并且约你晚上邀请他一起打这个游戏。

等到你们两个一人拿着一块手机坐在奶茶店里松软的沙发上时,你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些后悔。

但是自己挖的坑自己必须要填满,你还是硬着头皮邀请他打游戏。

在你打游戏前你悄咪咪地看了看他的等级,是黄金一。

他和你说,“这是我的小号,我的大号是王者。用大号和你打的话可能不太好,所以用小号和你打。”

你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他来了一句:“原来你是青铜一啊,那刚刚是你邀请的我,所以这把应该是青铜局了哈哈哈!你就等着看你坤哥称霸青铜局的场面吧!”

你现在内心什么都没想。

只是想揍他一顿而已。

你深吸一口气,本来没有什么想赢的欲望此时也被蔡徐坤激发出来了。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刚一开局对面的亚瑟就疯狂追着你打,结果游戏才开始没几分钟,你就被那个亚瑟拿了一血。

你看到旁边嘴角忍不住上扬的蔡徐坤,狠狠地对他说了一句,“再笑我就弄死你。”

然后,他就笑得更大声了。

“我就这么没有杀伤力的吗?”你自己在心里想。

等到反应过来你发现自己已经复活了,于是你操控着小鲁班走下路。

结果你跟着小兵才打了没几下防御塔就被对面的那个亚瑟发现了。

你慌的赶紧往回跑,你一路跑他一路打,等到你跑到自己方的防御塔的时候你才放松下来。结果那个亚瑟就硬生生的冲进了防御塔然后给了你致命一击。

你:微笑

你看着暗下来的屏幕不知道在心里面骂了几次对面的亚瑟,然后你就看到蔡徐坤操控着兰陵王过来把亚瑟给打死了,还很帅气的在他的尸体上跑了几圈。

围观了全程的你只是觉得:有大佬的大腿抱真好。

然后你就在蔡徐坤的一整局庇护下拿到了胜利。

你看着屏幕上的“VICTORY”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你放下手机,侧头看向蔡徐坤,蔡徐坤正在一个个的拒绝好友申请。

等到他都收拾完毕时,他看见你呆呆地望着他。

“怎么了?”

“大兄弟!”你中气十足的一声吓了蔡徐坤一跳。

“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记得打游戏的时候带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的感觉真爽哈哈哈!”

“兄弟?”

“对啊!我们以后就以兄弟相称!”
“现在,拜把子的仪式开始!”

“等等等等,我……”

“请大哥受小弟一吻!”

啵~

蔡徐坤感到脸颊有温热蹭过,然后呆在了那里。

他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然后转头看见你一脸奸笑地望着他。

“……”
“你占我便宜……”蔡徐坤突然软下声音说到。

“??”
“你不会哭了吧??”你看着蔡徐坤头低低的,还以为他哭了。

“既然占便宜了,那就得占大一点的便宜啊。”

“啥?”
“唔……”

蔡徐坤吻住了你。

这是你们两个正式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吻。

和那天的吻不同,这个吻是温柔缱绻的。

此刻你的耳边只听的见你们两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他慢慢地带着你陷入温柔的漩涡,你在迷迷糊糊中睁开了一次眼睛。

当时蔡徐坤正闭着眼睛专心的吻着你 ,头发丝被阳光照的有些泛黄。

你看着他泛红的耳根,有些开心。

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我,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时间转回现在――

你望着沉迷游戏的蔡徐坤,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在他的耳边说了句:“小葵,一周年快乐。”然后亲了亲他的脸颊。

“一周年这么重要的事,我的奖励也只是亲亲我的脸吗?”他突然收起了手机,有些委屈的对你说。

“要不你想要什么?”

“今天晚上,等着熬夜吧。”突然小葵变大奎。

你:“我们还是分手吧,老阿姨熬不起夜。”







等你们一周年过后,再过几个月就是蔡徐坤的生日了。

眼看着离八月二号越来越近,你还没考虑好要给蔡徐坤送什么礼物。

“简单啊,把你自己送给他不就好吗!”电话那头的闺蜜说到。

“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去年就已经给我出了这个馊主意?!害我那么快就被他……”

“哎呦喂,那你说能送什么啊?”闺蜜企图绕过这个话题,如果按往常,你们可能早就聊到少儿不宜的地方了。

“我其实本来是想送他游戏皮肤的,结果我一登他的游戏,他的皮肤和英雄那叫一个全,连限定的都有!”
“唉,我真的好想要不知火舞啊!”

“停停停!是要给你男朋友选礼物不是要问你想要什么好嘛!”


于是你仔细想了想,发现蔡徐坤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缺。

“哎呦喂烦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突然灵光一现,“有了!”

等到蔡徐坤生日那天,你仔仔细细打扮好自己,然后拿好自己为他准备的礼物。

你给他买了一只猫。

蔡徐坤很喜欢猫咪,他曾经说过你在他心里排第一,猫咪排第二。

你问过他为什么不养猫的原因,他当时眼眸暗了暗:“我怕我自己养不好他,而且如果以后猫咪去世了,我会很伤心的。”

等到了蔡徐坤生日定的饭店,你和那里的员工商量了好久,人家才愿意让你把猫咪带进去,你走进饭店,把猫小心的放在拐角处,然后走进了包厢。

蔡徐坤的朋友你都认识,他说今天除了这些人之外还会有你不认识的人来,你也没有想太多,然后你就拉着蔡徐坤去和他的那一堆朋友玩游戏去了。

等快到蔡徐坤吹蜡烛的时候,你看到他接了一个电话。

“嗯……好,你快点来!不来你可就没有新鲜的二十一岁的蔡徐坤看了。”

你可以猜到结局,果然,对方挂了电话。

“喂?喂?喂?”

“哈哈哈哈哈哈傻死了!”

“你才傻!你给我带的礼物呢?”

“哦对!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拿!你一定会喜欢!”

等到你到了藏猫咪的地方,你发现有个人正抱着你的猫咪在给他讲……冷笑话?!

是神经病吗?

你走向前去,拍了怕他的肩。

“你好先生,这只猫是我的,请问你可以把猫给我吗?”

只见你面前的这位神经病先生突然一下子冷了脸。

woc?换脸换这么快?

“这是你的猫?”

“对啊。”

“那你说一下,它带着的项圈上的内容是什么。”

“……”戒备心还挺重。

“是我的电话号码,12312345698。不信的话,你可以打个电话。”

他半信半疑地拿出手机,输入项圈上的电话号码。

你举着响起铃声的手机对他说:“这下子可以了吗?”

“哦哦哦,可以了。”他看起来有些尴尬。

“哎呦喂,兄弟不要这么紧张!你是台湾人吧!”你试图活跃气氛。

他好像是被你突然转变的态度吓到,说话有些颤抖,不过面部表情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对……我叫林彦俊,今天是来参加我朋友的生日聚会的。但是我迷路了……”他有些窘迫。

“生日聚会?我的天,我的男朋友也恰好今天生日。这样吧,兄弟。你把包厢号告诉我,我带你去。”

“好……”

怪不得人家说,缘分一来是挡都挡不住的。

你的男朋友,恰好就是那位神经病先生的朋友。

而此刻你的男朋友抱着你送给他的小橘猫,正开心的和林彦俊说这话。

林彦俊好像在知道你是蔡徐坤的女朋友之后,表情有点低落。

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你很成功的把自己手里的蛋糕,准确无误的,扔到了他的白色aj上。

他说:“兄弟,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寻死啊。”

然后你就引发了蛋糕战争,等你们玩累了,整个房间已经一片狼藉。

收拾好之后,你和林彦俊互相加了微信,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90fo福利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欺诈游戏①

在玩了EXO的橙光游戏《欺诈游戏》之后突然冒出了这个脑洞

刚刚精修了一下哦,有些剧情完全不一样,如果之前看过了的话,要在进来看一遍。

严重ooc

xxj文笔

微玛丽苏



0.  I'll  be  gone.


1.“丞丞,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不是又做噩梦睡不着了?”

带有些许焦虑的女声从录音笔中传来。

“我没事的护理姐姐,我这两天已经很少做噩梦了。我把你叫过来是想问你一件事。”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是不是要辞掉在这里的工作”

“是呀。”
“我找到了一份待遇好一点的工作。你知道的,我得养活我的家人。”

“那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伤心?”他突然变得有些恼怒。

“不是的丞丞,等我走了之后会有新的护理人员来照看你的。”

“那你呢?你就对我没有一点感情吗?”

“丞丞,我是成年人了。我有我肩上的负担和背后的责任。我不能因为离开你会伤心这种事情而放弃我的生活。”

“我爱你。”

范丞丞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你给弄懵了。

“什么?”你说到。
“你不要开玩笑,我们……不可以的。”

“××,我是想了很久才对你说出口的。”这是范丞丞第一次直呼你的名字。

“在我得了抑郁症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家人给我请了无数个护工,就是为了能治愈我的抑郁症。”

“但是能有什么用呢?我经常这样想着。”

“他们只是希望我能好起来去继承范家的家业,而不是真心为了我好。我想,如果他们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孩子的话,他们才不会管我。”

“于是我设计各种方法把护工赶走,就是想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一个工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理会过我,护工赶走之后的十分钟里,会有新的护工再次出现在我的身边,逐渐的,我就放弃挣扎了。我的抑郁症随着时间的流逝却一点也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迹象。”

“在我准备自杀的那一天,你就出现了。”

“你和之前的那些冷冰冰的护工不一样,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真的带着温暖的人。”

“你看向我的眼神里,没有我最讨厌的可怜。于是那天我想了想,还是准备再活上两天。”

“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这份决定。”

“我喜欢你每天早晨递来的温水,喜欢你给我洗头发时温热的指尖,喜欢你偷偷地把我的安眠药换成牛奶味的糖果,喜欢你在我无法入眠的晚上给我唱的安眠曲。”

“我的抑郁症其实昨天已经确诊了,我已经好了。”

“我的家人知道之后要求我出国去学习金融管理和经济,我三天之后就要出国了。”

“但是让我出国,我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能让我把你也带去。”

“在这三天里,我会一直等你的消息。我会继续呆在这间病房里,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请在床头柜中放三朵白玫瑰。”

“它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

录音播放完毕。


“你这次的任务,你自己觉得做的好吗?”

你望着面前的蔡徐坤,对着他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你不相信我?在病房里放窃听器?”

“我对所有人,都没有绝对的信任。”蔡徐坤冷淡的说道。

“这是对方寄来的录音笔,现在他们很生气。”

“人家明明是想要让范家小少爷病情加重,结果你居然还让他的抑郁症完全治愈了?”

“你是想重蹈覆辙是吗?”

“你闭嘴。”你的声音开始发颤。

“也对,那个孩子倒是和范丞丞差不多的年纪。”

“我叫你闭嘴!”你终于情绪失控。

“嘘……小声点,别把别人招过来了。”蔡徐坤的脸上却是挂着与小心语气相反的戏谑表情。


等你冷静下来后,你说到:“我会承担这笔交易的损失。”
“但是,能不能……”

“让你陪范丞丞度过这三天?”

“对……”你低下头去说道。

“好啊。”

你因为意料之外的答案抬起头看向他。

蔡徐坤带着些许讽刺的语气说道:
“我倒是要看看这三天,你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2.等到你第二天一大早到范丞丞的病房时,范丞丞惊喜的望着你。

但是当他看到你空空如也的手时,还是有些难过。

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没事儿!还有两天呢!

“你……起床了啊。”你打破了病房里的沉默。

“是啊,××~”

“啧!叫姐姐!”

“我才不要呢,我现在可是姐姐的追求者,不是姐姐的弟弟了!”

你没想到范丞丞突然性格大变,原来他在得抑郁症之前性格这么皮的吗?

“你,你,你给我闭嘴!”

“××你怎么可以凶我,我还是个病人呢。”
范丞丞眼角下垂,看起来委屈巴巴的。

“好,那请问这位病人您能好好休息吗?”你忍着翻白眼的欲望问他。

“我不要,我要出去散步。”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你陪我一起。”

等你推着轮椅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走的时候,你才反应过来。

“不对,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而且为什么你坐轮椅而我要推你?”

说完你就准备撒手逃跑,结果你刚撒开手就被范丞丞一下子抓紧怀里。

因为身高原因,你此刻的耳朵贴在他的左胸口。

“噗通”
“噗通”

他心脏跳动的声音你听的格外清楚。

你感觉到自己脸颊发热,急忙把头往下低了低,试图让范丞丞看不见你脸颊的红晕。

怎么能因为一个刚成年小孩的拥抱就脸红了呢?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假如他们是你的前男友③

我的天吓死我了  假男②居然破了120热度
我爱你们啊!明天要去上学学  高二党伤不起
等我下周回来继续给你们更

严重ooc

xxj文笔

玛丽苏预警





时间倒回半个月前。

“看来这个女魔头不看脸的啊……”宿舍第一精周锐说道,“那可不是,都追了快一年了都没什么起色。”秦子墨抱着咸鱼抱枕一边塞着零食一边说着。突然,“坤哥!我给你搞了个欲擒故纵的计划你要不要试试!”

“……”沉默

“坤哥?”

“……”沉默

“坤哥!!”

“啊?啥?”

蔡徐坤正考虑明天早上给你买什么早餐的问题,是买肉包好呢,还是奶黄包好呢。

“她说她喜欢吃咸的,但是前几天又说想吃奶黄包……”

秦子墨突然感觉自己嘴里的薯片儿都透露着一股狗粮的味道。

“谁啊?那个女魔头?”

“滚!叫谁女魔头!她可是要做你们嫂子的人!”

“别别,我还想多活几天!”

“坤哥,还是我这个弟弟对你好,为了让你追到嫂子,我弄了个欲擒故纵计划!”钱正昊拿着笔记本电脑说着,“绝对,会帮你把嫂子追到手。”

于是,蔡徐坤虽然想你想到心尖儿发颤,也是没来找你。

结果你没按他们计划来,你没有去找他,钱正昊一边说着“没道理啊。”一边准备再刷一次《恶魔少爷别吻我》。

就这样,有了那一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舍友也真都是群狠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坤坤很委屈,但坤坤不说。

你揉了揉发涩的眼角,对蔡徐坤说:“其实你舍友的计划挺管用的。”

“嗯……嗯?”

“我这两天也想你想的睡不着,所以刚刚在教室睡着了。”

“真的?”

“真的啊!”

“所以说,我们……”

“我们交往吧。”

在蔡徐坤大二结束的前一天,他更新了微博:

@蔡徐坤:自从遇见你
                人生苦短    甜长@你

                [图片]

照片中你倚在他的肩膀上睡得昏沉,他带着微笑的嘴角,吻在你的眉睫之上。



后续:

“蔡徐坤,你当初为啥找我表白啊?”

“……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真的?”

“真的!”

而现实是:

真心话大冒险游戏中

“哈哈哈哈蔡徐坤输了!”

“说吧,选什么!”

“我选,大冒险……吧。”

“好!你现在去女生宿舍,找那个女魔头对她表白!”

于是,蔡徐坤便把自己搭到了你身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初见你的第一眼,你迷迷糊糊的样子,触动了他心脏里最柔软的一部分。

偶像练习生all你向 假如他们是你的前男友②

严重ooc

xxj文笔

玛丽苏预警







你的第一个男朋友并不是蔡徐坤。

现在想想当初让你爱的要死要活的初恋,你甚至连他的脸都记不清楚。你们分手的原因很简单,他很华丽的劈腿,然后还把新欢带到你的面前嘚瑟,你端起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绿豆汤一下子泼到了他的某处,虽然你记不清他的脸,但是他当时捂着下身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样子你还记忆犹新,然后你就凭着“热汤泼根”的事件在大学火了起来,尤其是在男生中间,包括当时还在上大一的蔡徐坤。

因为泼根事件的恶劣性质,导致你在同系女生遍地桃花开的时候,一朵残花也没捡到,直至大三时被蔡徐坤告白。

蔡徐坤你是知道的,一来就称霸了校草名号,上一任校草只能在暗地里恨恨的咬手绢,却一边又不得不服气,人长得帅就罢了,唱歌跳舞也好的不行。

而你在他敲开门对你告白时,回了他一句:“你脑白金吃多了吧?”就继续顶着鸡窝头回去n刷《百变小樱魔术卡》了,而他却在门外面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之后的一段时间你严重怀疑蔡徐坤是不是重度的抖m,在你的威胁下还能每天准时来送奶茶和早餐,甚至在你捧着冒着热气的奶茶威胁他:“你要是再追我,我不怕再出一个‘泼根事件2’。”的时候,依旧每天会有准时的奶茶送到,只是再也没有滚烫的奶茶出现过。

在大三快结束时,一直雷打不动每天过来送奶茶的蔡徐坤却突然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了,你开始很疑惑,后来就变得心里不是滋味,“明明说喜欢我,怎么又突然不来找我了,是不是有了别的小姐姐。”想起今年开始迎新生的时候,蔡徐坤身边围绕着一圈充满胶原蛋白的女生,而如今大三的你,只能摸摸自己因为熬夜而爆痘的脸,然后……继续熬夜。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他没有来找你,爱面子的你也没有去找他,直到今天早上被一阵惊吓声吵醒,你揉了揉眼,发现蔡徐坤黑着脸站在你面前,二话不说就拉着你走出教室,到一座废弃的教学楼才停下。

他转过身来,你刚想质问他,就被他的吻堵住了唇。

虽说你有过男友,但是还没有真枪实弹的经验,你被他带着,迷迷糊糊的,唇舌交错,间接的发出暧昧的声音,然后他在你快喘不过气来时才放过你。

“你有没有想我?”

“啊?啥?”你被他突然蹦出的这句话问蒙了。

“不管你有没有想我,我想你都快想疯了,你居然还睡得着觉,我可是连黑眼圈都熬出来了……”他委屈巴巴地抱住你,把下巴放到你的头上,“我当初就不应该听我那群破室友的话,非要搞什么欲擒故纵……”他嗫嚅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