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思

做个少女

不敢喜欢你

严重ooc

xxj文笔

这篇是女主视角  主陈立农


所有的美好事物对你来说都发生在高中。

  高中的时候终于有了愿意供自己念书的家庭,你终于可以暂时的放松下来。

  少了学费的负担,那就可以少打几份工了,你思来想去,辞去了饭店的工作,来到了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你早就打听好了,离家近,工资也不少,最重要的是,他在招酒吧驻唱。

  从小就喜欢唱歌的自己,在爷爷奶奶的爱之下,报了歌唱班,歌唱天赋令人惊讶。

  参加的歌唱比赛不胜其数,拿的奖堆满了家里客厅的木橱。

  在爷爷去世之后,奶奶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有几次晚上起来上厕所,你都看见奶奶在打着不知道是谁的电话,一次又一次。

  你以为是父母的电话。

  从有记忆开始,你的脑海里关于家人的,只有爷爷奶奶的记忆,父母的脸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就好想,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虽说有时候会羡慕朋友的父母,但对你来说,有爷爷奶奶就足够,毕竟如果真正的亲生父母出现在你面前,你见到他们,也不会哭,也不会闹,因为你还不一定能认出他们。

  后来奶奶突然去世,对你来说,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只是会没有想到那么快,在奶奶去世的前一晚,你还抱着她在床上撒娇让奶奶给你唱安眠曲,让她在第二天早上叫你起床,只是第二天早上当你接到班主任责问你怎么迟到的电话时,你就知道,在以后的每一天,没有充满温暖的怀抱,没有安眠曲,没有人叫你起床,没有香喷喷的土豆炖牛肉,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了。

  没有哭泣,没有闹腾。

  你近乎平静的完成了整个葬礼。

  邻居看着你的背影,只是觉得太心疼这个姑娘了。

  那天早上你披头散发的,红着眼眶,泪水止不住的掉,急匆匆的跑到邻居家,邻居吓了一跳,为你准备好拖鞋,你没有话语直接拉着邻居到了家里。

   在火化完奶奶的遗体之后,你把骨灰葬在了爷爷的旁边,用墨汁一遍一遍描着墓碑上的字 。

  在葬礼之后的一周,你没有去上学,邻居为你请了假。

  在那一周之后,你回到学校,距离中考还有不到一个月,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可能因为失去亲人这件事而颓废时,在最后的一次全校模拟考到了第一。

  中考完毕,你开始找工作,在将近三个月的假期里,你疯狂的工作、学习,你知道自己要学会坚强,因为你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奶奶打出去的一个个电话,都是在为你找领养家庭。

  没有人愿意养你。

  上了高中,你选择走读,向班主任申请了不上晚自习,班主任在了解所有的情况之后,答应了你的请求。

  你每天在饭店里工作,从下午六点到十一点,五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月可以拿到一千块钱,等到回家,写完作业,往往已经到了凌晨。

  第二天在学校里还要照常学习,身体一天天累垮,邻居看不下去,在和你聊了好几次之后,你同意了他们的请求,给你找到供养自己学习的家庭。

  在简历发出去不久后,收到了来信。你找到了供养你学习的家庭。

  可你还是没有放弃工作,只是把体力活辞掉,换成了用嗓子干活。

  起初酒吧还不愿意用你,因为未成年,结果在你嘴皮子的功夫下妥协试用你一段时间,然后因为嗓音独特成为了长期合作。

  酒吧为了方便,找关系给你办了一个假的身份证,这样你以后就可以放松的工作了。

  你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身边的人都是善良的人。

  有一天你在台上唱歌的时候,你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很显眼,因为穿着校服,还是你学校的校服。当时说不慌不可能,但是一个学校的人那么多,反正他也应该认不出来,你这么想着,然后渐渐投入到了歌曲中。

  第二天早上,你顶着呆毛往学校里走的时候,走到校门口,有个人拦住了你,你听见那个人说:“同学,你的校牌呢?”

  你努力提起精神,从口袋里摸出校牌,别在校服上。

  “原来你叫xxx啊,我叫陈立农,很高兴认识你。”

  “好好好,我也很高兴……”你边打哈欠边说着。“可以让我进去了吗?”

  “当然可以ne!”

  ??

  ?这个口音?

  “你是台湾人?”

  “对啊,我转学来到ze里的!”

  woc太可爱了!!

  你这才去正式看他的脸,emmm,好眼熟哦,好像在哪里见过来着……

  !!!我k  酒吧的那个!!!

  好像是不太满意,他说到:“你现在才注意到我啊,很让人伤心唉!”

“看来是昨天在酒……?”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我一把捂住嘴!

“大哥我们去别的地方说!”

  现在想想也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个场面啊,一个161的可怜小个子弄着一个180+的大高个边拖边拽着向小树林进发的场面,也真是美丽。

  “大哥……哎呦喂累死我了,你说怎么样你才能饶过我?”到了小树林之后你气踹吁吁的对陈立农说。

  “emmm  我还没吃早饭唉。我现在超想喝草莓牛奶配上贝克拉的脏脏包……”

  “我给你买!”刚迈出腿就听到早自习的铃声响起。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我的天啊我又迟到了!”

  “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好了,拿手机了吗?”

  “拿了啊?你干嘛?”

  然后我就目睹了陈立农向我的班主任瞎扯他是如何在路上发现我晕倒并且把我送到了医院的英勇事迹,并且还让我班主任很开心的答应了帮他也请了假。

  切!好学生了不起哦!谁还不是个好学生了哦!

  那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逃课,我还记得他穿着校服的汗衫,喝着冰牛奶,拉着我去游戏厅,然后打出了一拳490的记录,他帮我抹去嘴角边的巧克力,用奶奶的嗓音嫌弃我吃相难看,于是我就送了他一拐。他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说疼,脸上挂着温暖明亮的笑意,我看着他,第一次的心动,就此开始。

  后来我们的交往越来越频繁,他经常借着学生会会长的名义在早自习对睡意昏沉的我来上一拳,然后在晚上去酒吧听我唱歌,被酒吧里买醉的女人调戏的面色红红,被我救下之后一脸傲娇的给我草莓牛奶,说是捡到的,才不是因为感谢我请我喝的。

  那你先收拾一下你红的不行的耳朵好不好?

  真正捅破我们两个之间这层暧昧的关系的,是在高三那年。

  突然之间,我在酒吧里当驻唱的消息不径而飞,整个校园都传遍了我在酒吧里当驻场的事,我对这种事情并不在乎,只是在有个男生对我说:“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奶奶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和你一样很/放/荡/啊”

  当时我记得我是在陈立农的呼喊下才清醒过来,然后我就看见我手上的血,还有在地下躺着的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并没有什么大事儿,我的拳头没有什么力气,最厉害的一个地方也只是让他流了点鼻血。

  那个男生的家人也自知理亏,没有找我的大麻烦,还让那个男生给我道了歉。

  到了学校之后,对我的排挤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厉害,在酒吧当驻唱再加上陈立农对我的不一般,很多女生找上门来,威胁加恐吓,只是我是那种你要是激我我就更要作,于是我更加的和陈立农亲近起来。然后在一天晚上从酒吧回家的时候被堵在了巷子里,然后陈立农就像小说里说的英雄救美一样出现了,然后把那群女孩给弄得哭哭啼啼的走了之后,他就反过身来,准备教育我一顿,然后就被我紧紧的抱住了。

  我记得当时哭的稀里哗啦的,他的毛衣都被我哭的脏兮兮的,等我冷静下来后,他才送我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我看着陈立农的背影,心里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很开心很幸福,但是和与家人在一起开心幸福的感觉并不一样,我想了半个夜晚我才知道,原来,我对陈立农,早就喜欢的不得了了。

  第二天我没去学校,请了假,下午去酒吧上班,意料之中的,在后台被陈立农堵住了。

  “你今天为什么没来学校?”

  “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心脏不舒服。”

  “心脏?你的简历上也没说你有心脏病啊?”

  心脏病?真是傻的可爱啊我的天

  “不是心脏病,我想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的。”

  然后我就看到,他从脸红到耳根的场景。
  然后我也看到,他身后的镜子里,我的脸红透了的场景。

  从我告白之后,每天都能够从抽屉里搜到一盒温热的草莓牛奶和一个贝克拉的脏脏包,每天早自习可以放心的睡觉,因为我知道,他才不舍得记我的名字呢哼哼哼!

  他会在我唱完歌后递上温水,会给我买我最爱吃的酸辣粉,会在休息日拉着我去游乐园,而且必去鬼屋!他说他很享受我求他的场面,我去你个大头鬼!

  “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来着。”

  “什么啊?”

  “当时那些小姑娘在小巷子里堵住我的时候,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其实嘛,我每天晚上都会跟在你后面等你安全回家了我才回家的。”

  “??你……”

  “我不是故意的!我其实当时就喜欢上你了,我只是为了你的安全才跟着你的!”

  “你给我过来!把头伸过来!”

  “那你轻点打我……”

  “啵~”

  我亲了亲他的脸颊

  “真的是,太喜欢你了!”

  “我也很喜欢你辣,那能不能再亲一次?”

  “想的美哦。”

  我和陈立农的第一次接吻,是在高三的寒假里,寒假只有一周,在放寒假的前一天,学生会要留下来处理事,我这个三好女友为了陈立农决定留下来帮忙。

  不出所料,我睡着了。

  当我睡醒时,我发现陈立农趴在我的旁边,安稳的睡着,窗外夕阳的光辉洒落到教室里,映到他的脸上,他是真的,很好看啊。

  鬼使神差的,我上前去,亲了他的额头,然后准备起身。突然他就把我抓住,眼神里粹满了温柔,我还没来得及惊讶,他就已经吻住了我。那个吻,是我除了爷爷奶奶那里感受过的,最温柔的事情了。

  不过后来还是分了手。

  那天下午我记得很清楚,他把那个女孩护在身后,挂着温暖明亮的笑意,只是眼神不在温柔,对我说:“你可真恶心。”

  那个女孩儿,是我在酒吧里,最讨厌的人。她很早就跟我挑明,她也喜欢陈立农,她早就在我之前就认识陈立农了,也比我更早喜欢上他。

  她给自己下了药,偏偏当天晚上她只喝了那杯我递给他的饮料,还在我的包里搜出了药。

  呵。

  陈立农选择了相信别人。

  我就和他分了手。

  他不信任我。

  我觉得如果不够信任的话,迟早也会分开。

  长痛不如短痛。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