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思

专注玛丽苏文学十六年。

[陈立农生贺] 扑通扑通

严重ooc

xxj文笔

想了想还是写小甜饼吧
晚了晚了
对我的农农说句抱歉啊啊






0.     喜欢呀

        是清风

        是朝露

        是千千万万人里
        再也装不下其他

1.
   二零一六年的夏天,你第一次来到台湾。

   
   在你的闺蜜超级无敌螺旋式的劝说下,你无奈地答应了她一起来台湾旅游的请求。

   你内心其实很不愿意。因为自己的闺蜜是为了追她喜欢的人才来的。

   闺蜜喜欢的男生喜欢旅游,正值暑假,他和你的闺蜜发了消息说邀请她一起去台湾旅游,并且婉转的告诉她可以再带上一个人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把你给带上了。

   此刻你拖着行李箱,头上顶着大大的遮阳帽,看着自己的闺蜜在前面和小哥哥说说笑笑时,你又在心里后悔了一遍这个决定。

   作为一个资深的肥宅,你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连续几日太阳的暴晒以及平均每天的步数多达十几万步的生活了,所以你在到台湾的第三天,成功的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倒在餐桌上了。

   等到你在晚上八点在酒店的床上醒来时,你非常难过。

   因为你昏倒之前没有把你面前的蚵仔面线吃完。

   你的肚子因为饥饿叫唤了十几分钟,你决定走出酒店去找点东西吃。

   你成功的找到了夜市,并且把目标设定为让你留下很大遗憾的蚵仔面线。

   台湾夏日的夜晚很热闹,你在拥挤的人流中寻找着蚵仔面线的踪迹。

   你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戴眼镜。

   你懊悔地敲了敲脑袋,准备原路返回酒店。

   可是你的肚子太饿了……

   此刻你的大脑里充斥着“蚵仔面线”四个大字,极度的饥饿让你的头脑发昏,你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面前的一个人。

   虽然你近视,但是你还是模糊的看到了那个穿白色T恤的男生抖了一下。

   那个男生回过头来,你眯着眼看了看他,但也只能模糊地看到他的穿着而已。他带了个口罩,貌似还搬着一个箱子。

   那个男生看了看你,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哦!这软糯糯的台湾口音!

   你摇摇头从面前男生可爱的口音之中缓过来,露出微笑对他说:“请问你知道哪里有卖蚵仔面线的吗?”

   那个男生听清楚你的问题之后貌似懵了懵,但是还是很善良地把你带去了买蚵仔面线的摊子。

   在那个男生靠近你的时候,你闻到了烤鱿鱼的味道,你看了看他手里搬着的箱子,箱子的盖子打开着,你就算再瞎也能看见那里面鱿鱼的几条腿,你的心里一凉:我这是问烤鱿鱼的人蚵仔面线在哪卖吗??他不会记恨我吧??

   于是在那个男生把你带到蚵仔面线的摊子时,你问了问他的名字。

   他说:“你叫我农农就好。”



2.
   由于昨天晚上在夜市发生的事情,你决定今天去给那位卖烤鱿鱼的小哥道个谢。

   顺便……看一下人家长什么样子。

   因为你觉得口音那么可爱的男生,一定长的很好看。

   闺蜜:台湾男生的口音不都这个样子吗?!

   于是当天晚上八点,你拖着不情不愿的闺蜜,在夜市中寻找着那位卖烤鱿鱼的小哥。

   但是找遍了卖烤鱿鱼的摊子,你还是没有找到那位叫“农农”的小哥。你瘪了瘪嘴,望向这个夜市里你找到的最后一个卖烤鱿鱼的摊子,你走向前,看了看,只有一个阿姨在那里烤鱿鱼,而自己的闺蜜也不知道跑到哪了。

   算了吧……肚子好饿啊,先吃个烤鱿鱼再说吧。

   于是你向前对那个阿姨说:“阿姨您好,要两串烤鱿鱼。”

   那个阿姨抬起头来微笑着说:“好的,请你先等一会儿,人有点多。”

   “好的,谢谢阿姨。”你礼貌的回答着。

   烤鱿鱼的阿姨似乎手腕有点疼,她烤一会儿就会放下铲子揉一下手腕,所以烤得有点慢。

   有个要买烤鱿鱼的顾客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不停的催促。

   你走向前,对阿姨说:“阿姨,我帮您烤吧,您先休息一会儿。”

   然后你就拿过阿姨手里的铲子,把阿姨拉到凳子那里让她坐下。

   毕竟你也是在餐馆里打过工的人,烤鱿鱼这种活儿,你也是很熟悉的。

   很快,你就烤完了顾客要买的鱿鱼,并且拿起你本来要买的鱿鱼吃了起来。

   看着眼下正没有顾客,阿姨把你拉倒凳子上,对你表示着感谢。

   你开心地说只要我以后来买鱿鱼给我免费就好。阿姨听了这话之后一边答应着一边开心的笑着。


   “妈!我来晚了!”一道软糯糯的男声传了过来。

   你听着很熟悉,然后回头一看。

   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背着包向这边跑来,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

   “哎呦,姑娘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儿子,陈立农。”卖烤鱿鱼的阿姨拉着还在气喘吁吁的男生对你说。

   缘份,真的是,妙不可言啊。

3.
   自从那天晚上有点玛丽苏的相见之后,你和陈立农,算是真正的认识了彼此。

   他在以后的某天里会突然和你说起那天晚上的相见。

   你穿着围裙,带着套袖,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烤鱿鱼,一脸懵b地看着他。

   而你也只是微笑着说,我那天晚上见到你的时候你也是累的跟黄宝似的。

   然后就三天下不了床。

   在那个暑假里你在台湾得那段日子,每天都早早的跑去卖烤鱿鱼的小摊去帮助陈立农的妈妈准备东西,然后晚上帮她烤鱿鱼,在收摊的时候吃着免费的烤鱿鱼和陈立农的妈妈聊天,然后在接受到陈立农不屑的笑声之后与他互怼。

   说实话在和陈立农变得这么熟之前,陈立农在你面前的形象也只是可爱害羞的小弟弟而已,在熟了之后,他就会突然对你冒出来一句“老女人”或者“小矮子”的话,然后你就会发挥一下自己毒舌的潜力和他互怼。

   想想陈立农还没到十六周岁,小弟弟还是得让一下他……个屁咧!

   在离开台湾的前一天,你对陈立农说:“小屁孩,姐姐等你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一定回来看你!”然后把提前祝他十六岁生日快乐的礼物塞进他手里。

   礼物是你亲手织的围巾,是粉红色的。

   他一边嫌弃着一边说,我才不会戴这种幼稚的东西。

  然后在他十六岁生日的那天,他在台湾给你发来了他围着你送给他的粉红色围巾的照片,还发了个十秒的语音。

   语音里软糯糯的男声传来:“热死了,老女人。”然后就是连续几秒钟的沉默。

   在语音结束的前一秒,你听到了很微弱的一声。

    “我很想你。”

   你笑了笑,然后也给他发了个语音说:“我也很想你。”

4.
   二零一八年的十月三日,你第二次来到了台湾。

   与第一次不情不愿的心情不同,你这次心脏发出的激烈的“扑通扑通”声提醒着你。

   是真的要和他相见了。

  
   你抬起头看向拥挤的人群,两只眼睛张望着四周。

   猝然眼睛里飘过一抹粉红色。

    你睁大眼睛看向那抹粉红色,在脑海里确认了千遍万遍。

   陈立农看见你之后,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好久不见啊,老女人!”他笑眯眯地说道。

   嘴巴还是那么欠扁……

   但是你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奔向他的脚步。

   你跑向他,然后一把抱住他,眼眶发热地说道:“陈立农,我好想你啊。”

   他愣了愣,然后紧紧地抱住你,说道:“我也很想你。”

   在机场的拥抱之后,你和他之间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你清了清嗓子,准备活跃一下气氛。

   “那个……陈立农……”

   “叫我农农。”

   ???啥???

   我记得我刚开始用这个名字叫你的时候,你很嫌弃啊,嫌它一点也不man。

   “好……农农……那个,你生日决定怎么过啊?”

   “和你一起过呀。”

    woc?!这么会撩妹了吗?!

   然后在他的双重威逼利诱之下,你还是和他一起在外面玩了一天。

   等玩到已经深夜的时候,你拉住他的手臂对他说:“不行……我走不动了……累死我了!”
  

   你就近找到一个凳子,用纸巾擦了擦坐下,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招呼他过来坐下。

   你捶了捶发酸的腿,对他说到:“生日快乐呀,陈立农。”

   他对你这句突然不着边际的话懵了懵。

    “我很开心,你十八岁的生日是和我一起过的。”你继续说道。

   你拿出今天不知道从哪里买的生日蛋糕,插上蜡烛,然后把蜡烛点燃。

   “许个愿望吧,农农。”你说到。

   在蜡烛明灭不定的幻影里,陈立农望向此刻眼里不知何时已经粹满温柔的你。

   他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把手举起。

   “我希望此刻坐在我面前的人做我的爱人,一生一世,平安喜乐,永不分离。”

   你听到少年用软糯糯的声音说道,然后你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这就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愿望。”他说到,好看的眼睛再次弯成了小月牙。

   “我十六岁和十七岁的生日愿望也是如此。”

   “所以,我面前的这位,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吗?”

   良久,你听到自己带着颤抖的声音说到:“我愿意。”

   你被他拥抱到怀里,你的耳边是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一下比一下跳的热烈。

   你亦是如此。

后记:

    你回到陈立农的家里之后才发现陈立农的妈妈早就已经在家里做好一切准备等着你们两个。

   “妈!妈!对不起!你轻一点啊啊!”

    “你很厉害啊!居然都不告诉我!让我在家里等了你还有小姑娘一天!”

   “对不起啊!妈你轻点!我都给你赚回一个儿媳妇了你还不高兴吗??”

   “什么?真追到了?”

   “对啊妈……”

   “干的不错啊儿子!”

   “那您能松手了吗……我的耳朵快掉下来了……”


评论

热度(31)